北京28是官方彩票么|pc28是什么东西
隱現最遙遠的歷史背影

一個地方的文明史應該從有人類居住開啟。

在這連綿縱橫的大巴山崇山峻嶺里,人類的腳步什么時候深入其間呢?

那么,只能從考古的遺址中去尋求答案。于是,我們幸運地有了通江擂鼓寨、南江陽八臺、恩陽月亮灣等一批遠古人類遺址的發現,隱現出巴中歷史最遙遠的背影。

巴中古人類遺址屬于新石器時代。那么,什么是新石器時代?一般認為新石器時代有3個基本特征:開始制造和使用磨制石器;發明了陶器;出現了原始農業、畜牧業和手工業。

人類的足跡什么時候印到了巴中這塊土地?憑借著考古的實證,我們可以肯定地說,巴中的文明史至少在距今5000年以前就拉開了帷幕。

當我決定對巴中發現的遠古人類遺址逐一進行探訪時,內心的肅穆感頓然而生,仿佛通向時光隧道,去破譯祖先們在這里留下的文明密碼。


文化-1


陽八臺與斷渠遺址

陽八臺遺址,離南江城既近且遠,站在城中,本土人士遙指東北方的高山之巔即是。我們乘車沿村道路駛數公里,從半山腰停車往山頂去。

山道貼山就勢,穿脊入巖,向山頂曲曲拐拐延伸。在這面大山上,一層農田一道巖,被當地人稱為重巖子。山道很寬大,雖有些荒蕪,無現代所謂文明路式的整修,但人類留下千萬年來的足跡清晰可辨,其青石梯,被無數的腳步磨出了深坑,歲月的古老痕印畢現。

目的地已到,山頂上有一塊不及20畝的平地,這就是陽八臺原始人遺址嗎?

遺址位于距城東10公里的白鶴村四組,分布在來龍山東段南坡東西長130米,南北寬55米的山頂平地上,面積7150平方米。

這個遺址發現于1977年冬,當地農民搞農田基本建設時,在距地表5至7米深處挖掘出大量的史前遺物,農民不識其物,又將這些文物埋入池塘的堤壩內。幸有當地一名正讀高中的學生揀到了一件磨制石斧,立即遞交縣文物部門。

1979年冬,省文物考古隊對陽八臺遺址進行現場挖掘,清理出石鋤、石斧、石鑿、石壁、石珠、穿孔器、刮削器等磨制石器及夾沙、刻劃紋、粗繩紋、細繩紋等灰陶,無紋細泥紅陶、炭核等100余件。考古人員又在陽八臺遺址西面壩前下方石坡上發現有7組21處磨制石器的礪痕,東面壩的內側斷面距地表1米處發現燒土文化層,外側1.3米處刨去浮土可見密集的陶片與燒結土。

據考古專家測定,陽八臺原始人群生活在距今5000年至9000年以前的新石器時代。

站在位居山巔的陽八臺遺址,向南江縣城東邊俯視,一面緩緩的被森林覆蓋的山坡,隱秘著又一處遠古人類遺址——南江斷渠遺址。

斷渠,是大巴山的地質奇觀。它靠近南江縣城東,東西長1500米,南北寬約2000米,占地面積300萬平方米。此山斷裂形成三橫一縱壑谷,它分前渠、中渠、后渠三大渠系。斷渠三面環水,背靠龍山,渠谷縱橫交錯,掩映在一片茫茫林海之中,渠洞相連,怪石層疊。

由于斷渠洞穴較多,成為天然的穴居之所,更有臨水之便,或許更能讓遠古原始人類在此棲居。

據介紹,20世紀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斷渠陸續發現了原始人群的礪石場和人骨化石,出土了大量的石鋤、石斧、石鏟、石刀等新石器時代的石器和陶片。

中國科學院古人類研究所的專家對斷渠古人類遺址進行了高度評價,認為:“大巴山是長江、黃河兩大流域的結合部,斷渠的化石對中國人類的發展有重要的科研價值。”

斷渠遺址離陽八臺遺址僅數公里,考古證明兩處遺址聯系非常緊密,屬于同一文化類型。第一臺階為斷渠遺址,第二臺階后山為陽八臺遺址。如此相隔之近,順理我們也可以推斷出,原始人群為適應地理氣候的變化,從第一臺階斷渠,退居到第二臺階陽八臺高地。


擂鼓寨與鳳凰包遺址

擂鼓寨遺址,位于通江縣東南的春在鄉擂鼓寨村,距縣城約18公里。

擂鼓寨屬大巴山南麓的低山地區,附近有通江支流琵琶溪自西北向東南流過。擂鼓寨作為一座山,于群山連綿的大巴山中并不突出。在這四野平疇中,唯它孤峰獨出,呈三角形,三面懸絕,又顯出它的非同尋常。山頂林木蔥郁,山下良田千頃。

1984年3月,春在鄉小學教師趙明皓被鄉政府聘請編寫《春在鄉志》,在考察自然地理時,在擂鼓寨村“方田”(小地名)邊偶然拾到一塊巴掌大的像斧斗形狀石頭,一邊厚一邊薄,十分規則。“這是石器嘛!”對石器有所了解的趙明皓驚喜不已。之后,他又在擂鼓寨村田邊地角,撿到大大小小的“怪”石10多塊。這些石器磨面平整,紋路清晰,大多以磨制為主,器形主要為斧、鑿、矛、石球、盤狀器等。趙明皓發現這個遺址,上報通江縣文管所。1987年,四川全省進行文物普查,經對所挖出的石器線索進行追蹤,確認為新石器時代遺址。

1990年12月3日,經國家文物局批準,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通江縣文物管理所聯合對擂鼓寨遺址西南區進行了首次試掘,試掘面積100平方米。通過歷時40天的挖掘,文化層深3米,分為9層,3個考古坑共掘出陶、石器20685件(片),其中陶器制品19873件(片)、石器及石器半成品812件(片),但較為完整器物只有石器與陶紡輪,其余陶片殘破。

擂鼓寨遺址的文化內涵較為復雜,出土陶器可分為3個階段,其間是連續發展,沒有明顯的缺損與毀壞。陶質以夾沙陶為主,陶色以黑灰陶為主,次為橙黃陶、褐陶,而黑陶、灰陶、紅陶較少。器物所施紋飾,在第1階段較為發達,在一件器物上常為兩種以上交合文飾,主要種類為劃紋、方格紋、繩紋、凸凹弦紋、戳印紋、波浪紋、附加堆紋、菱格紋、蓖點紋和鏤孔等。

出土石器可分為細石器、打制石器、磨制石器三大類,以磨制石器為主。細石器為燧石等,共出土4件,均為刮削器;打制石器有肩石鋤、尖狀器等;磨制石器為斧、鑿、鏃、矛、石球、盤狀器等。

擂鼓寨遺址年代相當于“龍山時代文化”。經測定數據推定,擂鼓寨遺址距今5000~4400 年之間,分3段。第1段為早期時代,大致距今5000~4600年,為擂鼓寨遺存的繁榮期,第2、3段為晚期時代,大致距今4600~4400年。從絕對年代比較,擂鼓寨遺址略早于成都平原三星堆一期文化,與綿陽的邊堆山遺址(距今4600~4200年)大致相同。

擂鼓寨遺址總面積8697平方米,分為東區和西南區兩大部分,其中東區長153米、寬37米、面積5661平方米,西南區長138米、寬22米、面積3036平方米。其考古發現被《四川通史》記載:“位于四川盆地東北部米倉山東段南麓的通江擂鼓寨遺址,出土大量陶器,主要器形有罐、尊形器、瓶、盆、缽、碗等。出土石器有細石器、打制石器和磨制石器三類。”

穿行森森林子,蔽日遮天處,于擂鼓寨遺址,我們依舊發出同樣的感慨和追問,這就是遠古人類生活的地方嗎?這里的風會解語,這里的巖石在回應。是的,千真萬確。我們不能懷疑,只能遙想。

在毗鄰擂鼓寨遺址幾公里外,又一處遺址在我們眼前呈現,那就是鳳凰包遺址。地貌上與擂鼓寨相比,僅是一個山包,位于通江縣廣納鎮檬子埡村。在這小小山丘地形上,山勢呈東西走向,東與擂鼓寨址相連,西部余脈接通江河。同行專家介紹,鳳凰包遺址東西長200米,南北寬120米,分布面積2.4萬平方米,也屬于新石器時代文化遺址。

遺址頂部耕作層植被稀疏,山頂下30米的緩坡地帶是鳳凰包遺址文化層堆積最為豐富的區域,現為耕地,文化層厚約1米,采集清理出石斧、石矛、石片及部分半成品等。陶器均為手制,火候較高,以夾砂陶為主,泥質陶器不多,紋飾有繩紋、籃紋、附加堆紋、戳印紋等,器形有罐、瓶、盤、缽等。

鳳凰包遺址沒有經過省級專家考古發掘,但通過當地專家考證,與已發掘的擂鼓寨遺址文化內涵相近,屬新石器中晚期遺址。同行的縣文物局負責人說,在擂鼓寨遺址周邊數公里遠,還發現了一些新石器文物。我們也可以認為以擂鼓寨遺址為中心,是否有一個更大區域的文物群呢?這需要考古的重新發現來證實。


文化-2


月亮灣與沙泥坪遺址

月亮灣是巴中最具代表性的三大遠古文化遺址之一,離巴城54公里,位于恩陽區漁溪鎮方池埡村三組方池埡山。

其文化遺存東西長270米,南北寬100米,總面積2.7萬平方米,分布在方池埡半山坡農耕臺地內,依山而就,呈東西走向,系新時期晚期人類聚落遺址。

1976年,當地農民在平整土地時發現遺址,但部分文物遭到破壞,僅收回磨制石器和一些陶片。1983年,通過文物保護政策的宣傳教育,農民王文章主動獻出磨制石斧兩件,其后,省、地、縣聯合組成文物普查隊,前后挖掘出土磨制石斧10件、砍砸石器2件、采集陶器(片)170余件。

出土的陶片分為夾沙與泥質兩大類,以夾沙陶居多且均為夾細砂,泥質陶器胎厚薄均勻,火候極高,似硬陶。陶色有褐、黑、紅、灰幾種,以褐陶與黑陶為主,黑陶僅見于夾沙陶,灰陶僅見于泥質陶。大多數陶片均有劃紋、藍紋、繩紋、菱格紋、附加堆紋、戳印紋、波浪紋等紋飾,以劃紋數量最多。陶片多且碎小,能辨器形者不多,有罐、杯等,陶器多為斜沿器,唇部流行鋸齒紋和波狀紋,呈花邊狀,底部只見平底一種。

經專家鑒定,月亮灣確認為新石器時代文化遺存,與三峽地區龍山時代文化和三星堆一期文化較為接近,距今4600~4300年間。

沙泥坪遺址位于通江縣楊柏鄉沙泥坪村和巴州區大和鄉界牌村,在兩縣交界處的一個緩坡地上。南北走向,南北長150余米,東西寬100余米,面積15000余平方米。據介紹,1996年12月,該村四組在維修堰塘時挖出大量的紅、灰色陶片堆積物,原社長陳會其在自留地取土時挖出了磨制石器石錛、石斧等。2009年 11月2日,巴州區文管所在此田野調查時又發現了一些紅、灰色陶片。斷崖上可見文化堆積分布,文化層厚約0.75米,有夾砂褐陶、灰陶、黑陶片和石器殘片等,地表采集石器以礫石器為主,器形有石斧、刮削器等。陶器均為手制,火候較高,以夾砂陶為主,紋飾有斜方格紋等,器形罐較多。據采集標本的特征分析,該遺址為新石器時代中晚期,屬四川龍山時代譜系和類型。

沙泥坪居于山脊上,屬山地臺塬地貌。站在遺址處,見遠天高闊,四野廣袤,嶺壑交錯,岡巒叢雜,星羅棋布,秦巴古道穿行山脊三十余里,自古以來為巴州出境東大門。境內海拔600~800米,這里有山川靈異之氣象,石鑼、石鼓、石筍、石鳥、石窟、石竇,龍盤虎踞,構成境內大小數十處自然文化遺產。而今在巴州區大河鄉的界牌村建有小型文物陳列室,其中有出土的石斧、石器、陶片等文物遺存。


遠古遺址

系在巴中歷史的根脈處

舉頭是天,低頭是地,天地之間,人為萬物之靈,你我他就在這蒼茫間生生息息。很多很多年以前,人一開始思維時,就在追問,我來自何處?就像一條江河的形成,開始于哪一滴水珠?人之血脈貫穿古今,哪一滴血又誕生了生命,之后持續地復制,讓這顆古老的星球遍布“人”的足跡,到處充滿“人”的氣息。

人從何而出?公認由猿而人,有化石之類可證。世界上最早的森林古猿生存年代約為1400~700 萬年以前,從猿到人過渡,大約又經過了有200~300萬年至千萬年之久。中國最早原始人則考證為云南元謀年前黃河流域的皇帝和炎帝,成就了世界這一支所謂的炎黃子孫。

在四川,就遠古史而言,早年有“野巴州”之說。人們一般認為,巴中地處偏遠,山高路隘,非常封閉,史前發現遲,人類聚居遲,史后開發遲,人文開化遲。但從南江陽八臺遺址、通江擂鼓寨遺址、恩陽月亮灣遺址等的相繼發現,證明這是一種認知上的偏見。從幾個遠古遺址發掘的文物看,巴中一帶的史前文化并不落后,分析原因與其地理位置的特殊有關。巴中與秦(陜西)、隴(甘肅)、鄂(湖北)、湘(湖南)較近,處于黃河、長江中、上游文化區,古人類可從黃河流域越秦嶺達漢中,進而向大巴山南麓移聚繁衍。以中原為中心的遠古文化在向西南推進中,經江淮、過洞庭到荊楚,可溯江河進入巴山。地處大巴山腹地的巴中,屬亞熱帶季風氣候,以春早、夏熱、秋涼、冬暖為特征,四季分明,雨熱同季,光照同步;無霜期長,光照適宜,雨量充沛,氣候溫和,植被豐富,河川縱橫,土地肥沃,很適合人類棲息生存和生產活動。

每一處遺址,都是為我們開啟的一扇暢想天空。到此的人們,內心便有了無盡的懸疑需要解答,許多話題也在這兒展開。

他們為何選擇這里而不是那里落腳?這真是大巴山一個個原始人部落生活處嗎?這支人群從何處千山萬水遷徙而至?不是說最早的人類都是逐水而居,為何他們反而居山之巔呢?他們到此之前之后又發生過哪些故事?在此磨制石器,制陶燒陶,在此狩獵,歡歌,他們繁衍的子孫后代是否成了大巴山人的祖先,還是消亡于歷史的某個深夜?當然一切都只能猜想,或許他們躲避追逃,才至此,或許他們為防虎狼獅豹的襲擊,乃至另一原始人部落的偷襲,他們才據險以防危,居高以視遠。

太多的疑問寫在天空,天空不語,太多的秘密封存在原始的林莽里,只能在夜晚的風聲濤語中聆聽。

以遠古遺址為引,遙想追懷,曠遠而幽深。巴中,這塊大巴山神奇的土地,腳步自悠遠的歷史背影里,蹣跚而進,砥礪而來,開啟屬于一方土地的文明史,這是一池永遠不會干涸的泉水,汩汩流淌,持續澆灌屬于巴中的文化根脈。

(作者:陽云)

推薦視頻

關于本網 - 商務合作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意見反饋 - 版權聲明 - 法律顧問
北京28是官方彩票么 山东时时诈骗案 pk10高手单期计划在线 网赌代理不举报抓不到 vesaro赛车模拟器官网 pc蛋蛋账号异常 福州十三水官网2017 十一选五步步倒组合 足彩胜负14场201974期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 时时彩后二80注万能码